图片 7

汉宣帝立许平君为皇后,最终被毒害

你真的了解许平君:遭人毒害,含恨九泉吗?历史风云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汉宣帝立许平君为皇后,最终被毒害

问题:正宫皇后许平君如何惨遭霍家毒杀?沦为政治牺牲品的?

许平君是汉宣帝的第一位皇后,也是宣帝划询的思难之妻,精檬之类,刘期已
许平君可以算是历史上最 对许平君的爱之深,情之切,让人好生感动。
幸福的皇后了,因为只有她是与自己爱的人自由考爱,幸福生活在一起的,只有施才能体会到故剑情深的感动。只可惜,许平君年仅十九岁即被人下毒,含假雨死。然而,她却得到了皇帝的爱情,通过千年的论桑看去,两情若长久,可以是朝朝基幕,也可以是阴阳水隔。在大汉的三官六院之中,流传着一曲传酒了两千多年的伟
大爱情一一汉宣帝刘询与许平君的一往情深。

许平君是汉宣帝的第一位皇后,也是宣帝刘询的患难之妻,糟糠之妻,刘病已对许平君的爱之深,情之切,让人好生感动。许平君可以算是历史上最幸福的皇后了,因为只有她是与自已爱的人自由恋爱,幸福生活在一起的,只有她才能体会到故剑情深的感动。只可惜,许平君年仅十九岁即被人下毒,含恨而死。然而,她却得到了皇帝的爱情,透过千年的沧桑看去,两情若长久,可以是朝朝暮暮,也可以是阴阳永隔。在大汉的三宫六院之中,流传着一曲传诵了两千多年的伟大爱情——汉宣帝刘询与许平君的一往情深。

回答:

图片 1

患难之妻 富贵与共

许平君是汉宣帝刘询的第一位皇后,个人认为她的死应该是刘询一生的隐痛。

患难之妻 富贵与共
宣帝刘询即位时,朝政都把持在权臣霍光手里,唯有一件事他坚持自己做主,那就是册立皇后。原来,初登帝位的刘询虽然年未及弱冠,却早已经在民间娶妻生子,他的结发妻子名叫许平君,儿子名叫刘爽,出生未及百天。说到他们俩的结
合,这里面倒是有一段颇为有趣的故事:
刘询因巫蛊之乱落难民间时,得到一个名叫张贺的旧太子府家吏的照料,张贺在旧太子全家遇难后,已给受牵连被判处“腐”。但张贺颇重情谊,对刘询这个旧主人的最后的血脉也是百般呵护、悉心照料。
转眼间,刘询已长大,张贺便准备为他筹办婚事。他本想把他的弟弟张安世的女儿许配刘询,却遭到张安世断然拒绝,他认为刘询虽为汉武帝的曾孙,但此时只是庶民一个,根本不配娶他女儿,断然拒绝。于是,张贺转向许广汉提亲。
许广汉原是武帝的侍卫,因拿了别人的马鞍放到自己的马背上,犯了“从驾而盗”的大罪被判死刑,后改判为官刑。昭帝在位时,上官安连同燕王刘且、鄂邑长公主等人谋反,许广汉被派遗至上官安府中搜查,因找不到用以对付异见着的干条维家,却为其他人全数在获,因此被判三年徒刑。事后被道至暴室服役,做了官廷光财官。那时,刘询来到了被定接受文化教育,和许广汉同居一间屋舍。一个是身
份事说、处道人打击的老实人,一个是看来水无出头之日的设落王孙,这一老一少却成了忘年之交。许广汉的女儿名叫许平君,十四岁时曾许配给欧候氏为儿地
未过门丈夫便病
死了。听见张贺为皇曾孙提亲,想到自己的落魄,恐怕也不能让女儿指配什么好人家,因此一口答应。可是许广汉的妻子却不同意:“我曾为女儿卜卦,说女儿将会大富大贵。皇曾孙是叛逆之后,若把女儿嫁给他,我们还能有什么指望吗?”但许
广汉仍执意让刘询与许平君成婚。

宣帝刘询即位时,朝政都把持在权臣霍光手里,唯有一件事他坚持自己做主,那就是册立皇后。原来,初登帝位的刘询虽然年未及弱冠,却早已经在民间娶妻生子,他的结发妻子名叫许平君,儿子名叫刘奭,出生未及百天。说到他们俩的结合,这里面倒是有一段颇为有趣的故事:

许广平出身平凡,她的父亲许广汉因罪做了宦官,在掖庭当差。如此低微的出身怎么就成了刘询的原配皇后了呢?这与刘询曲折、独特的出身有关。
图片 2

于是,一个潦倒多难的落难皇孙,一个未出嫁就死了未婚夫的苦命少女,这对本属于两个生活轨迹的少年少女,却在冥冥的安排中,被月老的红线连接了起来。

刘询因巫蛊之乱落难民间时,得到一个名叫张贺的旧太子府家吏的照料,张贺在旧太子全家遇难后,已给受牵连被判处“腐刑”。但张贺颇重情谊,对刘询这个旧主人的最后的血脉也是百般呵护、悉心照料。

公元前91年,太子刘据因为被诬陷而被逼起兵,汉武帝派兵围剿,在长安城血战五日,刘据兵败逃亡,后在绝望中自杀。刘据的家人全部被处死,只有尚在襁褓的孙子活了下来(就是刘询),被放到了监狱中。这就是西汉时期著名的“巫蛊之祸”。

在叩拜天地之后,两人结为连理。
由于刘询无依无靠、穷困潦倒,连婚礼都是张贺筹备的。婚后,也就搬进了岳父许广汉的家里,名日娶妻,实质上是个依靠岳父生活的上门女婿。然而,贫寒并没有妨碍刘询和许平君之间的夫妻情谊。许平君对丈夫体贴人微,刘询活了17年,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有人嘘寒问暖是个什么滋味,他对不嫌弃自己的妻子和岳父感激涕零。
第二年,这对小夫妻生下了一个儿子。儿子出生还不满百日,命运之神忽然眷顾上了刘询这位命运多舛的落难王子,这也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刘询被选中,成为大汉王朝的下任皇帝。刘询生平第一次走进父辈们生长的皇宫,成为未央宫新的主人。同时,许平君也被迎进了后宫,受封为皇帝的第一级姬妾“婕妤”。
故剑情深念念不忘
落难王孙已成了君临天下的大汉天子,那母仪天下的皇后人选应该做何抉择呢?
朝臣们自然极力主张皇帝立霍光尚待字闺中的小女儿霍成君,宣帝却难忘相濡以沫的患难妻子许平君,有道是,
“糟糠之妻不下堂”啊!
刘询早在接到自己将要继任为帝的消息时,就已经想到,许平君乃是受刑的宦官女儿,身份既低贱,相貌也并不出众,立她为后肯定会遇到阻碍。所以,早在大臣们还没有来得及将立后事宜提上日程时,刘询便抢先颁下了他做皇帝后的首道圣旨一一寻找一把自己在贫寒时使用过的旧剑。这道寻故剑的旨意情真意切,每字每句都在讲述皇帝眷恋旧情的心意。成语“故剑情深”由此而来,比喻结发夫妻情意浓厚,不喜新厌旧。善于揣测圣意的大臣们一看这道圣旨,自然就知道新皇帝真正想说的是什么。
世上没有谁会愿意明着跟皇帝过意不去。于是,大臣们立即改变主意,联名上了一道请立许婕好为皇后的奏章。于是,许平君成为了大汉皇后。
当这对同患难、共富贵的夫妻站在高台上接受百官朝贺,互送深情微笑的时候,他们不会知道,世上最阴险残忍的阴谋隐藏在他们身后,准备随时向他们袭来。
首先对女儿未能成为皇后表示不满的,正是霍光大将军本人。霍光对大汉王
朝,就像他的异母哥哥霍去病那样,
始终是忠心耿耿的。然而他毕竟同时也是父更何况他霍光若是不来,对于女儿未能正位中官,这位父亲不可能没有一点想法。辈子落难王孙,
何来今天的君临天下呢?

转眼间,刘询已长大,张贺便准备为他筹办婚事。他本想把他的弟弟张安世的女儿许配刘询,却遭到张安世断然拒绝,他认为刘询虽为汉武帝的曾孙,但此时只是庶民一个,根本不配娶他女儿,断然拒绝。于是,张贺转向许广汉提亲。

汉武帝派丙吉到监狱中去追查巫蛊之案,丙吉很同情被关押在监狱中的小婴儿(刘询),就让女犯人来看护和喂养他,并给他起名叫刘病已。公元前87年刘病已被赦免,放到了祖母史良娣的娘家,不久汉武帝驾崩,留下遗诏把刘病已养育在掖庭,并令宗正将他录入皇家宗谱。掖庭令张贺曾是刘据的家吏,因此对刘病已非常照顾,等到他长大后(前75年),还把在掖庭当差的许广汉的女儿许平君许配于他。婚后的两人夫妻恩爱,举案齐眉,并于第二年生下了长子刘奭。
图片 3

点头,拒绝迎娶自己女儿的刘询注定要做因此,在技制度要封皇后许平君之父许广汉爵位时,雷光毫不犹豫投了一张反对票,他说,许广仅是个“刑余之人”,哪里能去做侯爵、封国之王呢?不过,霍光毕竟执掌朝政多年,知道凡事都要适可而止。过了一年左右,气头儿过去了,他还是表示应该对皇后的父亲有所封赏。于是,许广汉被封为次于侯爵的一昌成君”,虽然没有封国,但是仍旧是地位超然的爵位,拿着高额的国家体禄。
遭人毒害 含恨九泉
可是,霍光的妻子霍显却始终难消怒火。不但消不了,而且还大有星火燎原之势。这个很显绝对是个淫悍狠毒的角色,“最毒不过妇人心”用在她身上再恰当不过。她本来出身卑微,是个陪嫁丫鬟,她的小姐东闻氏才是霍光的原配妻子。东闻氏只生有一个女儿上官安,嫁给了先帝刘弗陵,尽管才十五岁却以皇太后的身份寡居后官。霍显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和媚惑人的手段,被霍光所宠爱,纳为小妾。东闾氏死得很早,霍显就被霍光扶了正。然而,她的这种欲望强烈得过了头,已经到了为达目的无所不为的地步。更重要的是,她时时处处不忘炫耀,且飞扬跋扈、嚣张放肆,一旦炫耀不成或不合己愿,便将别人视作死敌。她倒也为霍光生了几个子女,小女儿叫霍成君,还没有出嫁。霍显一心打算将女儿霍成君嫁给宣帝做皇后。谁知宣帝糟糠之妻难会,让故委许平君正位中官做了皇后。很显极度失望,她日思夜想,就是要找个机会除掉许皇后。
许平君是一个普通人家出身的女子,从小勤俭持家、与人为善,不知道奢侈浪费、目中无人为何物。即使成了皇后后,也仍然保持着这样的生活习惯。她的身边官女人数很少,服饰食品都比较简单。而且遵循着普通人家的礼节,对长辈毕基毕敬。尤其是服音刘弗陵的遗端上官太皇大后,她更是每五天就要去朝见一次,并且亲自为太皇太后抹案送菜,服侍得十分周到。

许广汉原是武帝的侍卫,因拿了别人的马鞍放到自己的马背上,犯了“从驾而盗”的大罪被判死刑,后改判为宫刑。昭帝在位时,上官安连同燕王刘旦、鄂邑长公主等人谋反,许广汉被派遣至上官安府中搜查,因找不到用以对付异见者的千条绳索,却为其他人全数查获,因此被判三年徒刑。事后被遣至暴室服役,做了宫廷典狱官。那时,刘询来到了掖庭接受文化教育,和许广汉同居一间屋舍。一个是身份卑微、处处遭人打击的老实人,一个是看来永无出头之日的没落王孙,这一老一少却成了忘年之交。

公元前74年,汉昭帝去逝,但是他没有子嗣。于是权臣霍光便立昌邑王刘贺(汉武帝的孙子)为帝。刘贺做上皇位以后便迫不及待的要夺过大权,这严重损害了霍光的利益,于是刘贺仅做了27天的皇帝,便被霍光给罗列了一千多起罪证(登上皇位后的刘贺也确实荒唐)给废掉了。刘贺被废后,杜延年、丙吉等人便向霍光推荐刘病已。说起来霍光和刘病已还是远亲,霍光的异母哥哥就是大名鼎鼎的霍去病,而霍去病是刘病已祖父太子刘据的表哥,霍光早年能做官还是沾了卫氏家族不少的光的。但霍光选择刘病已做皇帝一不是为了论亲戚,二不是为了报恩情,而是看中了刘病已没有任何实力(当时的刘病已就是平民),容易控制。于是同年七月,刘病已改名刘询,登基为帝。
图片 4

公元前72年,做了两年坚后的许平君再次怀华。到快分娩时,已是寒冬天气,学妇体别,许平谷不慎感染了风家,有些不舒服。由于地官中侍女人数少,值得照国供产妇的更儿乎没有,宣帝遍召御医诊治。而且从官外召募女医和有生育经验的你别文人言以便间夕看护望后。恰好被庭户卫浮于黄的妻子停于初粗造装物,使应行人作。享于行与霍服认识有很多年了,浮于赏对妻子说:去拉关系,眼下这可是一将军府向霍夫人辞行。霍夫人听说你日后有可能成为皇后个天赐良机,
你赶紧以人宫辞行为理由,后的亲信,“平常无缘无故不好顺理成章地去大定然对你刮目相

许广汉的女儿名叫许平君,十四岁时曾许配给欧侯氏为儿媳,未过门丈夫便病死了。听见张贺为皇曾孙提亲,想到自己的落魄,恐怕也不能让女儿指配什么好人家,因此一口答应。可是许广汉的妻子却不同意:“我曾为女儿卜卦,说女儿将会大富大贵。皇曾孙是叛逆之后,若把女儿嫁给他,我们还能有什么指望吗?”但许广汉仍执意让刘询与许平君成婚。

刘询登基以后,先封许平君为婕妤,大臣们便奏请他立霍光之女霍成君为皇后。刘询想立发妻许平君,又迫于霍光权势不敢直接决定,于是他便下了一道诏书让人帮着寻找他在民间的一把故剑。这道诏书虽然很含蓄,但精明的大臣们立马就明白了他的用意,于是他们便奏请刘询立原配许平君为皇后。十一月,刘询下旨封许平君为皇后。其实霍光想让他的女儿当皇后。因为他是汉武帝钦定的托孤大臣,按理汉昭帝刘弗陵成年后,他就应该还政于君。但刘弗陵的妻子上官皇后是他的外孙女,这就给了他继续把控朝政的理由,后来立废刘贺,拥立刘询也都是打着上官氏的名义。所以如果他的女儿能嫁给刘询,他(甚至他的后代)也就更有继续掌权的借口。可是刘询不干,他也不好因为这么点事再行废帝之事,所以也就默认了。但他同时也报复了一把,说许皇后的父亲许广汉是宦官,不宜高封,一年多以后才被封了个昌平君。

看,你就可以趁机提出让我调动职务的要求,霍夫人一定不好推辞。眼下最好的肥缺就是管理盐池的安池监,要是调成了,可有好日子过啦!”
淳于行觉得丈夫说的很有道理,便依言而行,果然见到了霍显。 霍显正愁着呢:
别看许平君相貌平平、出身寒酸,皇帝对她却始终一往情深,孩子生了一个又一个,再这么下去,我的心肝宝贝小女儿,什么时候才能取她而代之呢?
就在这个时候,淳于衍来了。霍显一听,顿时觉得这真是天赐的良机,喜出望外之余,不但热情接待,更将左右侍从都屏退,破格对淳于衔单独接待,喊着表字对淳于衍尊称起来:
“少夫啊,你托我办的事我一定给你办得妥妥帖帖,你放一万个心。不过我也有件事,不知道你肯不肯帮忙?”
淳于衍忙说:“但凭夫人吩咐。”霍显笑着说:“你知道,大将军最爱的孩子就是小女儿成君,想要给她安排下富贵的前途。所以还要请少夫你辛苦一趟,帮她这个忙。”
淳于衍不禁愕然,问道: “夫 人什 么 意 思 ?”
霍显将淳于衍拉近,附在她耳边说:“女人生孩子是一个大关,从来都是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现在皇后正要生孩子,少夫你若趁机投毒弄死了她,别人也不会有太大的疑心。而我的女儿成君可就能趁机当上皇后了。如果你肯帮这个忙,我们霍家一定不会忘了你的大恩大德,定与你共享富贵。”
淳于衍听得满身冷汗,嗫嚅着道:“皇后用药,都是众多医生再三验证后才能开方的,而且服药前还要让旁人试过。这毒怎么下得了呢?”
霍显冷笑着道:“怎么下毒,就看少夫你的本事了。霍大将军掌管全天下,有谁敢胡说八道的?
万一有什么意外,我霍家也能保你平安。就怕你不是真心想帮这个忙。”
淳于行徘徊半天,最后一咬牙答应了霍显。她私下将附子捣成粉末,藏在衣服里,带进了官中。
许平君临盆生下一个公主,生产消耗了许平君太多的体力,原本就有疾病的她更虚弱了,需要调理。经御医拟定了一副药方,让侍女们为许皇后制作滋补的药丸。就在制作药丸的时候,淳于衍终于找到了机会,将附子粉末掺入了丸中。附子性热,本无剧毒,但不宜产后服用。许平君喝下药,顿时头昏眼花,额上冷汗淋调,她挣扎着问淳于衍:“我感到头更晕了,为何喘不上来气?”淳于行说:“皇后不必担心,药丸是众医公拟的方子,再过一刻,自然大愈。”许平君听了半信半疑,不久脆孔散大、心率加速、血管硬化,迁延片刻而死。

于是,一个潦倒多难的落难皇孙,一个未出嫁就死了未婚夫的苦命少女,这对本属于两个生活轨迹的少年少女,却在冥冥的安排中,被月老的红线连接了起来。在叩拜天地之后,两人结为连理。

霍成君未能当上皇后,使她的母亲霍显一直耿耿于怀。公元前71年,许皇后再度怀孕,女医淳于衍经常进宫给她看病。霍显便找到淳于衍让她在许皇后生产之际,趁机下药毒死许皇后。淳于衍起先害怕,但迫于霍家权势,霍显又承诺很多好处给她,只得答应。于是淳于衍便在许皇后生产之后,把附子药给她服下,不久许皇后便死去了。刘询把照顾许皇后生产的人都严加拷问,衍于淳便把霍显指使她下毒一事供了出来,同时害怕事情败露的霍显也把这件事告诉了霍光。刘询自然是伤痛欲绝,但此时的他也别无他法,只有忍,而且为了稳住霍光,还封霍成君为皇后,而同时的霍光选择瞒。
图片 5

宣帝十分悲痛,有人奏言:
皇后的暴崩想必与用药有关,应拿诸医拷问。宣帝当即命有司拿问诸医。淳于行刚进家门,有捕吏来将她逮人狱中,淳于衔抵死不肯
霍显听说淳于衍被拘讯于大狱,供认。其他的医官,因为并不知情,都同声喊冤。反而更让人怀疑,她万般无惊惶失措。这时杀人灭口已来不及,即使杀了淳于术,奈,只好将实情告知霍光。霍光十分吃惊,责备霍显为何不与他商量就鲁莽行事,霍显已在一旁泣不成声。霍光见爱妻哭得像一朵带雨的梨花,一腔怒气早已平息。

由于刘询无依无靠、穷困潦倒,连婚礼都是张贺筹备的。婚后,也就搬进了岳父许广汉的家里,名曰娶妻,实质上是个依靠岳父生活的上门女婿。然而,贫寒并没有妨碍刘询和许平君之间的夫妻情谊。许平君对丈夫体贴入微,刘询活了17年,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有人嘘寒问暖是个什么滋味,他对不嫌弃自己的妻子和岳父感激涕零。

这件事就这样被掩盖个过去,刘询依然对霍光尊敬有加,君臣看似还是很和谐。直到公元前68年霍光去逝,刘询才开始慢慢削弱霍家的权力,培植自己的势力。逐渐被剥夺权力的霍家人对刘询非常不满,决定发动政变,废掉刘询(权势果然够大,一家人都学会了废皇帝这招)。可此时的刘询已经手握大权,公元前66年,汉宣帝刘询把意图谋反的霍禹腰斩,霍显连同家人、同族都被处死,霍皇后也被废。时隔五年,刘询终于为妻子报仇雪恨了。其后,他还大封许皇后的家人,他们的儿子刘奭也被立为太子,就是后来的汉元帝。

于是,霍光人朝见宣帝,说皇后的崩逝是命数注定,若加罪于诸医,未免有伤仁德。况且,诸医也没有这胆子敢谋害皇后。报仇雪恨
卧薪尝胆刘询和别的皇帝不一样,他长在民间,而且作为普通的丈夫,曾经亲眼目睹过许平君的第一次生育、坐月子的过程,所以他心里面对妻子的死还是满怀疑窦的。可是霍光这么说了,他毕竟才21岁,况且有前废帝刘贺的前车之鉴,不敢再坚持,只能将怀疑吞回肚子里去。刘询虽然不加以追究,但却早已下定决心铲除霍家。于是,宣帝传语赦免了诸医,淳于衍也就此逃过一劫。只是许平君糊里糊涂地化作一缕芳魂飘人了黄泉。许平君死后被追谥为恭哀皇后,下葬在西安市郊之南。若干年后,她的丈夫也落葬于此,此地便被称为杜陵。然而许平君没有与刘询合葬,因此她的欧嘉单称少陵,即杜陵南园。霍成君如愿以偿当上坚后,但是她从小就在富贵家中长大,锦衣玉食,又深受无所不为的老娘霍显言传身教。因此,在当上皇后之后,她飞扬玻店,挥金如土,与许后提倡的节俭、贤德完全违背。刘询应该早就对霍家有意见了,但是自从许皇后一死,年轻的皇帝很快就看明白了形势,知道自己还远远没有与霍家抗衡的能力。他采用了韬晦的办法,将所有的好水都压了下去,装作对她干依百限。因此,刘尚与最皮君的关装关系,所上去好像还是很亲呢的,甚至燕好程度远远超过许皇后。这令霍光和霍品显夫妻都非常高兴。然而,有一件眼跷的事情,却令人不得不对刘询的“卿卿我我”表示不同看法-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霍成君都没有怀孕,更谈不上诞育同时,嫡出太子。而与此刘询的后官里却不断地又有龙子降生。张婕好、华婕好、孩子,唯独霍皇后没有。卫婕…都曾生过就在孤成君省上县后三年后(66年霍光去世了,了一大口气,福

死,雀家再也没有真正有才干的人物,刘询立即松也没有对刘询有按捺了多年的怒火,恩的人物了。刘询将要开始宣泄。虽然仍然重用霍氏遗族、空霍家,判夺他们的实权,同时培养自己的亲信。

第二年,这对小夫妻生下了一个儿子。儿子出生还不满百日,命运之神忽然眷顾上了刘询这位命运多舛的落难王子,这也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刘询被选中,成为大汉王朝的下任皇帝。刘询生平第一次走进父辈们生长的皇宫,成为未央宫新的主人。同时,许平君也被迎进了后宫,受封为皇帝的第一级姬妾“婕妤”。

有人把刘询和东汉武帝刘秀比,说他要是能忍一忍,立霍成君为皇后,或许许平君可以免遭于难。这种说法我是不敢苟同的,刘询所面临的情况和刘秀不一样!

就在霍光死后一年,公元前67年夏天四月戊申日,刘询终于如愿以偿地册立了结发之妻许平君的儿子、七岁的刘爽为皇太子,并大赦天下。
与此同时,许平君的父亲许广汉也顺利地升为平恩候。一霍光当年坚决反对的事情,现在刘询都办到了。他的反击将要开始。
霍显知道后愤怒到了极点,接连几日吃不下饭,她终于忍不住了,决定故技重施,像当年毒死许皇后一样除掉太子刘爽,但她自己无法接近太子,就让身为皇后的女儿下手。
然而,霍成君是个娇娇小姐,不是淳于衍;
更何况刘询为儿子精心挑选了一名忠心耿耿的保姆。每当霍皇后给刘寅送食物的时候,这保姆便先将食物吃下自己肚里,验证无害之后才送去给小主人。霍皇后的毒药实在找不到放的时候。而且,霍成君听了母亲的挑拨之后,对小刘寅便忍不住满肚子的讨厌。她这样一个大小姐,当然不知道要收敛态度,加上一向认为丈夫刘询对自己千依百顺,她便有恃无恐地把对刘爽的反感现于脸上。
霍成君的一言一行,都在刘询的眼里,他对这个后妻更是心生憎恶。但是刘询此时已非当年那个不知世事深浅的新任皇帝了,他早已经在发妻的猝死事件中,吸取了所有的经验教训。如今他虽然厌恶霍皇后,但是表面上仍然不动声色,只是暗地里加快了从霍氏家族爪牙手里争回皇权的步子。
经过一段时间的运筹,霍氏家族所有掌握军政大权的家伙都被调离了京城,或者明升暗降。不久,汉政府的军政大权,都被与霍家有仇的官员以及刘询的祖母史良娣家族、许皇后的许氏家族所控制。
终于,感到危机的霍氏家族决定起兵谋反,诛杀宣帝。但政变终究未遂,显赫五十余年的霍氏家族被诛杀。霍光子霍禹、霍云,侄子霍山,妻子霍显都被杀或者自杀,一夜之间土崩瓦解。
八月,汉宣帝以阴谋毒害太子为由,废掉霍成君,23岁的霍成君不得不结束她五年的皇后生涯,孤零零地搬进了冷官昭台官。十二年后的五风四年
宣帝再度令其迁往云林馆去住,霍成君至此已全无生趣,不知道接下来等着自己的是什么。但是她知道,皇太子已经成年,自己的将来只会愈来愈凄惨。于是,她就在云林馆里自杀了。至此,刘询终于为发妻许平君报了仇。
在刘询落难时,许平君对刘询不离不弃,当上皇后之后,细心打理后宫,而刘向能够力排众议立平君为皇后,还能为其报仇。对于许平君来说,相比陈阿娇、卫子夫等人,她已是十分地幸运了。

故剑情深 念念不忘

从感情上讲,刘秀与郭圣通虽然只是政治连姻,但他与郭圣通感情也很好,且两人还已经生了一个儿子,而且他与郭圣通相处的时间也比与阴丽华相处的时间长。只不过相较而言,他更喜欢阴丽华,与阴丽华成亲也在郭圣通之前。而刘询与许平君相遇于微世,感情深厚,两人还刚生下了儿子,他自然舍不得委屈许平君。而霍成君此时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刘询见都没见过她,谈何感情。

相关Tags:历史皇后公主

落难王孙已成了君临天下的大汉天子,那母仪天下的皇后人选应该做何抉择呢?朝臣们自然极力主张皇帝立霍光尚待字闺中的小女儿霍成君,宣帝却难忘相濡以沫的患难妻子许平君,有道是,“糟糠之妻不下堂”啊!

从形势上看,刘秀是自己打来的天下,只不过是忌惮郭圣通娘家功高势大,才权且做出了让步。他虽然在位份上委屈了阴丽华,但他有足够的能力护住她的周全,而且阴丽华的娘家也有实力,只是不如郭。所以郭圣通被立为皇后以后,并不敢把阴丽华怎样,因为她要顾忌刘秀个阴丽华的娘家。刘询和许平君面临的则是另一种情况。刘询毫无权势,那时的他根本没有能力保护妻子。我们知道霍成君自当了皇后后并没有生育孩子,霍光死后(前67年),霍显和霍成君还敢意图谋杀太子刘奭,可见她们有多么嚣张。所以如若刘询一开始就立霍成君为皇后,许平君同样难逃噩运,或许连那三年(前74年-前71年)都活不到。
图片 6

刘询早在接到自己将要继任为帝的消息时,就已经想到,许平君乃是受刑的宦官女儿,身份既低贱,相貌也并不出众,立她为后肯定会遇到阻碍。所以,早在大臣们还没有来得及将立后事宜提上日程时,刘询便抢先颁下了他做皇帝后的首道圣旨——寻找一把自己在贫寒时使用过的旧剑。这道寻故剑的旨意情真意切,每字每句都在讲述皇帝眷恋旧情的心意。成语“故剑情深”由此而来,比喻结发夫妻情意浓厚,不喜新厌旧。善于揣测圣意的大臣们一看这道圣旨,自然就知道新皇帝真正想说的是什么。

所以,无论刘询做何选择,许平君都会落得个悲惨结局,令他痛心不已!

世上没有谁会愿意明着跟皇帝过意不去。于是,大臣们立即改变主意,联名上了一道请立许婕妤为皇后的奏章。于是,许平君成为了大汉皇后。

回答:

当这对同患难、共富贵的夫妻站在高台上接受百官朝贺,互送深情微笑的时候,他们不会知道,世上最阴险残忍的阴谋隐藏在他们身后,准备随时向他们袭来。

在中国西汉历史上有一对很特殊的皇位,可以称之为“平民皇帝”和“平民皇后”,“平民皇帝”是汉宣帝刘询,而“平民皇后”是许平君,两人谱写了一曲凄凉的爱情交响曲。

首先对女儿未能成为皇后表示不满的,正是霍光大将军本人。霍光对大汉王朝,就像他的异母哥哥霍去病那样,始终是忠心耿耿的。然而他毕竟同时也是父亲,对于女儿未能正位中宫,这位父亲不可能没有一点想法。更何况他霍光若是不点头,拒绝迎娶自己女儿的刘询注定要做一辈子落难王孙,何来今天的君临天下呢?

图片 7